陆正耀难翻身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连线Insight,作者:钟微。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陆正耀出局、董事会换血的影响还未完全消失,瑞幸又一次上演内讧纷争。

不过目前这一市场并没有形成规模,也没有值得关注的玩家、融资消息出现。

全员信中,郭谨一的用词火药味十足,完全站在了陆正耀的对立面,双方的矛盾已经完全激化。

危机之下,陆正耀希望及时将优质资产出售。陆正耀曾努力为神州租车寻找接盘侠,但过程艰难。

陆正耀是疯狂的。早在十余年前,陆正耀成立神州租车时,便跑出了疯狂的速度。神州租车成立6个月后就扩张到20个城市。2009年,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还仅有700辆,2011年底时已达到26000辆。

掌权者下车,郭谨一却再进一步,代理首席执行官。这一度被外界认为,郭谨一是在陆正耀的力挺下接替钱治亚。

之后,陆正耀每开始一次新的创业旅程,便变得更为疯狂一次,这也曾被复制在瑞幸身上,上市之前,瑞幸的开店速度几乎是以每个季度翻一倍的速度进行。随之进行的还有多次巨额的融资。

在此前财务造假的调查过程中,邵孝恒为瑞幸咖啡内部特别调查组组长,曾在调查过程中因积极推进自查,引得陆正耀一派不满,陆正耀曾罢免过这位独立董事。但在2020年8月进行的重组董事会上,大钲资本不顾陆正耀反对,提议邵孝恒回归。

瑞幸财务造假事件发生之前,陆正耀在被称作资本大佬的同时,也常被拿来与贾跃亭相提并论。

一开始是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然后是瑞幸,这三家公司帮助陆正耀在资本市场通过质押融资、出售股权等方式套现数十亿。这一问题也曾被媒体、舆论多次放在陆正耀面前,但他从未正面回答。

不过,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不再持有神州租车股份,陆正耀也从此失去了最有价值的一块资产。

2绝境之下,打出新牌

同时因为造假事件身陷危机的当下,陆正耀也十分需要掌握控制权。第三方独立研究机构透镜研究公司创始人况玉卿曾提到,陆正耀肯定想争取管理权,控制管理权可以阻止各种对陆正耀的不利调查。

直到2020年12月,陆正耀才终于卖掉神州租车。12月15日,神州租车公告宣布,神州优车与私募巨头MBK Partners出售公司股权的交易已完成,出售共4.43亿股股份,占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约20.86%,交易价格为17.71亿港元。

查扬、刘峰是黎辉所发起新增的董事,陆正耀和黎辉的关系不佳。在瑞幸争夺控制权的“内斗”中,庄伟元和邵孝恒都是独立董事一派,并没有站在陆正耀这一边。

如今,一次瑞幸财务造假事件,一场高达22亿的虚假交易,让陆正耀的套路被人们熟知,其故事可能再也难以让人信服。无论新项目是何领域、模式如何,必然要受到更多考验。

但从陆正耀的角度来看,这也许是无奈之举。据红星新闻报道,郭谨一属于职业经理人,不是长久跟着陆正耀的“铁杆派”,陆正耀对其“既信任又不信任”。

周斌表示,“诋毁我们不明真相,诬蔑我们是要玷污瑞幸、毁掉公司,还居然要求董事会反过来调查我们!更可笑的是还甩锅给陆总和钱总?!”

陆正耀的资本运作饱受质疑。

如今陆正耀和郭谨一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反目。数十名中高层联名罢免郭谨一,被指是陆正耀在背后“逼宫”。

同时,由神州优车、神州租车等公司构成的神州系,公司之间都有着强关联,如果其中一环动荡,其他环节也会受到影响。

帝国在逐渐瓦解,在有限的空间里,陆正耀正在寻找并获得更多利益。走到绝处,神州优车可能是陆正耀最后可以变现的重要资产。

目前透露的这些信息,充满了“画饼”的氛围。这符合陆正耀的风格。

瑞幸曝出财务造假后,神州系重要的两家上市公司神州优车、神州租车,也遭遇了信任危机,股价也大幅下跌。

而陆正耀表示,其新创业项目将是与抖音媲美的市值千亿美金的项目。千亿美金,是瑞幸股价最高时120亿美元的8倍。一年铺20万间也并非小数字。

ROM共享空间并非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近两年,越来越多的类似共享空间出现在商场、广场等场景,外观上看起来像是一个放大版的“盒子”。

在多个买家中周旋,陆正耀寻找着可以将利益最大化的买家,最终靠着出售神州租车,在资金上获得了缓冲空间。

郭谨一的权,是陆正耀给的。陆正耀一直是瑞幸的实控人,直到瑞幸自爆造假后,董事会终止钱治亚首席执行官职务,前董事长陆正耀的股权也全部易主。

陆正耀准备尝试的共享空间,不同于WeWork等共享办公企业的模式。

同时,里面有空调、WiFi、电视、桌游和桌椅等,通过扫码进门、分时租赁的形式,供人们休息娱乐。

图片市场上已经出现的ROM共享空间,图源36氪

一直以来,神州优车的盈利能力也遭受质疑。如果翻看神州优车的财报数据,这些年来,其仅2018年获得2.8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其余均为亏损。神州优车造血极其困难。

大钲资本是瑞幸咖啡的早期投资人,但此前陆正耀和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的关系不佳已经显露出来。

郭谨一也在全员信中也提到,“造假出局人恶意挖角。”而陆正耀此举是在为共享空间相关项目招揽人才。

这种微妙的关系很快出现裂痕,尤其在瑞幸慢慢恢复生机的情况下,陆正耀并不愿割舍这个苦心经营多年的上市企业。

这数十名呼喊罢免的中高层并非董事和股东,仅仅是管理人员,没有罢免董事的权利。

唯一确定的是,陆正耀的帝国早已崩塌,翻身的希望也很渺茫。

陆正耀表示,其共享空间项目主营商品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平米左右智能小房间,按照分钟收费,既可以当作客厅(里面有沙发、桌椅、电视、空调、无线网络等一应俱全),还可以改造成如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

神州优车可能将越来越不值钱,但陆正耀目前为止还无法出售神州优车。今年6月,陆正耀持有的神州优车股份,已经全部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神州租车卖掉后,这些业务的生存能力也让人担忧。宝沃汽车的困境已经十分突出,2020年上半年,宝沃BX3车型的销量曾连续五个月挂零,配置相对要高些的BX7车型也曾在2月跌至零销量。

神州租车又是这一链条中极其重要的环节。神州租车的上游车源来自宝沃汽车(神州优车直接控股);神州租车的车辆除了用于出租之外,还可租给神州专车(神州优车旗下业务)使用;神州租车的二手车处置问题又是由神州买买车(神州优车旗下业务)解决。

郭谨一称,“新管理层坚决和旧势力彻底切割。”“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对不想看到的。”“瑞幸的今天……不容任何别有用心的旧势力玷污,更容不得‘得不到,就毁掉。’”

根据神州优车2019年中报显示,陆正耀持有2.7亿股股票,以10.05%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一大股东。

在陆正耀构建的“神州系”帝国里,不仅仅有瑞幸这一家上市企业,但可怕的是,财务造假事件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很明显,大钲资本并没有站在陆正耀这一边。

目前,瑞幸董事会由查扬、庄伟元、刘峰、邵孝恒4名独立董事和郭谨一、曹文宝、吴刚3名管理层董事组成。

共享办公模式是一种为降低办公室租赁成本而进行共享办公空间的办公模式。但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陆正耀表示其新创业项目和“ROM(Rest Or Meet)”类似。

未来,陆正耀将面临更多的司法判定,他能否成功脱险?答案还未可知。

联署签字名单的最前列,是周斌、李军、吴涛等7位副总裁。他们疑似陆正耀的亲信。

就在郭谨一发文质疑“旧势力”之后,2021年1月6日晚,周斌、李军陆续发布声明反击称,郭谨一不但没有反省,反而在全体员工面前极力狡辩,混淆视听。

1月6日晚,由数十名瑞幸中高层签署的联名信在社交媒体上流传,信中提到,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贪污腐败损害公司利益、滥用权力铲除异己、能力低下,作出诸多错误决策。

此前,除了失去瑞幸的控制权,陆正耀还出售了核心资本神州租车,其一手建立的“神州系”帝国正变得摇摇欲坠。

接下来,陆正耀自己也可能要接受处罚。此前财新报道,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中央掌握了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的电子邮件,陆正耀将被公诉,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

“逼宫”瑞幸的同时,陆正耀被传出开展新项目的消息。

声势浩大的“逼宫”,可能最终也只是一场无谓的反抗。

今年12月底,有瑞幸员工在脉脉上表示,陆正耀开始率领旧部创业,该项目已经持续很长时间。聊天对话页面显示,这又是一个重资产项目,陆正耀想做成加盟模式,一年铺20万间。不过,目前这一数字还没有得到更多验证。

陆正耀拥有的棋子已经不多了,阵地不断在失守,如今他想要重新开疆扩土,但这将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

言语之间,他已经和陆正耀站成一队。

这场由陆正耀和钱治亚发起的罢免行动,目标指向了郭谨一。而他则曾被认为是神州系代表、陆正耀的左膀右臂。

而陆正耀,这位曾经的瑞幸掌权人、颇受关注的资本大拿,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开始试图翻身。

而且,陆正耀身上还存在许多可能即将引爆的炸弹。瑞幸财务造假事件发生后,国内外曾同步推进调查,掌握作假的诸多证据。针对瑞幸咖啡、神州优车、车行天下等公司,国内外市场监管部门或是通报批评,或开出罚单,这些公司都与陆正耀有牵扯。

但陆正耀想重回权力巅峰,难上加难。

失去瑞幸咖啡的陆正耀,算得上伤筋动骨吗?

不过,这数十名中高层的联名虽声势浩大,但最终的罢免效果存疑。

“神州系”的打法一向是筹集巨资,烧钱、补贴抢占市场,快速上市。陆正耀也被质疑在上市后股价高点套现。

除去郭谨一,仅有曹文宝、吴刚2名管理层董事属于陆正耀一派。如果陆正耀希望拉拢董事罢免郭谨一,过程也十分艰难。

2020年5月,华平投资为了收购神州租车股权,展开尽职调查,但在当月底终止了买卖协议;7月2日,上汽与神州优车方面签署《收购要约》,计划收购后者约6亿股股份,但在半个月后,收购计划突然终止;随后陆正耀又转向北汽,曾宣布,向北汽转让其所持神州租车所有股份。

如今,事情有了反转。陆正耀与郭谨一的反目成仇,发生得很突然。

最初,郭谨一是跟随着陆正耀来到瑞幸咖啡。2016年,神州租车董事长为陆正耀,而当时郭瑾一加入神州租车,担任董事长助理。之后,瑞幸咖啡成立,郭谨一便开始担任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负责公司产品和供应链业务。

“逼宫”之下,郭谨一表示“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愿意配合调查。

联名信署名靠前的周斌、李军疑似陆正耀的亲信。他们都属于神州租车时期就跟随着陆正耀的高管。

神州租车CFO曹光宇曾提到:“瑞幸事件对公司造成的影响,主要是导致目前公司没有再融资的可能了。”

2020年7月,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宣判清算陆正耀持有的瑞幸咖啡股份,陆正耀失去对瑞幸咖啡的控制权。

1控制权难夺,“得不到,就毁掉”?

但如今陆正耀失去了再造一个瑞幸的重要融资渠道。

2020年12月17日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11.45亿元,其中Q3营收同比增长35.8%。目前,瑞幸咖啡总市值为3.47亿元。

影响也不止于此。陆正耀也失去了手里的美股、港股、A股融资平台。瑞幸股份清零、神州租车被卖后,陆正耀手中仅剩下A股市场的神州优车,但因其未能于今年8月31日前披露2019年年报,被强制终止挂牌。

同时,他在一封全员信中指出,“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瑞幸的公司章程显示,罢免董事有两种途径:一是通过股东大会普通决议,需50%以上股东投票同意;二是举行董事会会议,除当事董事以外,不少于三分之二的出席董事对此投赞成票。

数十名瑞幸中高层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罢免郭谨一的职务。而这位现任董事长兼CEO仅仅上任半年。

另外一条路则意味着,至少需要4名董事投出赞成票,才有可能罢免郭谨一。

如果通过第一种途径,则需要大股东的支持。目前,瑞幸的主动权掌握在大股东大钲资本手中。其持股占比为7.15%,但投票权为43.50%。

现在,他想要夺回权利,同时,有消息传出陆正耀正在进行又一次创业,他似乎并不想谢幕收场。

2021年1月初,社交软件脉脉上,有瑞幸员工曝出:瑞幸咖啡技术团队被陆正耀大规模挖走,“如同当年瑞幸从神州挖人一样。” 有员工跟新公司签署协议后“承诺的薪水与奖金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