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银行递交材料冲刺IPO前有16家排队“候场”

北京商报讯(记者 孟凡霞 吴限)在政策鼓励下,中小银行冲刺资本市场热情高涨。1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从证监会官网获悉,湖州银行IPO申请材料已于1月20日获证监会接收。此前两日,新疆汇和银行在港交所发布H股招股书。在拟上市银行名单不断更新的同时,A股门外还有16家银行排队等待审批。分析人士指出,在资本金补充渴求下,中小银行希望通过上市融资来摆脱困境。

据了解,湖州银行在去年全面启动上市工作,当年3月向浙江证监局报送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计划及实施方案材料,接受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公司”)的辅导。中金公司1月13日发布辅导工作总结报告称,经过辅导,湖州银行各方面的运行已经基本完善和规范,具备发行上市的基本条件。据悉,该行拟申报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

对此,何南野表示,排队IPO企业数量减少,对企业和资本市场而言都有益处。具体而言,对企业,一是降低了上市的不确定性,上市所需的时间和成本大幅降低;二是有利于优质企业快速登陆资本市场,并通过融资做大做强。对资本市场而言,增加了上市公司的供给,丰富了投资者的投资选择。同时,通过不断地向资本市场引入新的优质公司,加强市场竞争,让好公司能更快地“脱颖而出”,促进资本市场生态的良性循环。

对于上市进展及业绩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联系两家银行年报中电话,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资料显示,湖州银行前身是湖州市商业银行,于1997年经央行批准成立。目前,全行下辖湖州、嘉兴58个营业网点,在职员工1000余人。从经营指标来看,该行2019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13.55亿元,净利润6.77亿元,同比增长16.40%;截至2019年9月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资本充足率为13.55%。

分析人士指出,中小银行扎堆上市主要还是为了补充资本,同时还可以提高银行的品牌价值。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表示,2019年以来,去杠杆从“减债务”渐渐走向“增权益”,增加直接融资比例是其中的重要体现形式,中小银行正是在此背景下集中上市。上市后中小银行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本金,补充资本充足率,缓解资金压力和财务压力,提升经营稳健性。

此外,李湛还表示,最新的《证券法》修订稿于2019年年底获通过,将于2020年3月1日施行。随着IPO制度改革以及注册制的分步实施和稳健推进,预期2020年IPO发行采用“注册制”和“核准制”并行,创业板将有望成为注册制改革的下一个目标板块。

监管政策的鼓励支持也是中小银行集中上市的一大动力。去年,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多次召开会议,强调丰富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渠道,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中信银行高级技术经理马超认为,当前银行业飞速发展期已过,之前追求规模发展的很多未上市银行面临资本充足率不足的情况,而IPO是补充资本的一个重要渠道。因此,此时IPO对于监管层来说利于维护金融稳定,对于中小银行而言能够补充资本,缓解资本金压力。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今年IPO过会率和证监会发审委审核效率不断提升。”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IPO常态化发行对企业、资本市场有重要意义。首先,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恢复和提高股市的融资功能,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其次,可以鼓励更多优质企业到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改善提高这些企业的融资效率。此外,目前排队企业绝大多数都是新兴产业的优秀代表,这类企业上市比重的提高,有助于提高A股上市公司质量。”李湛如是说。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近两年IPO过会率有所提升主要是因为:一、发审委审核效率显著提高,监管层对IPO的监管思路有所改变。二、科创板的推出和注册制改革,新兴产业的企业比重将大幅提高,推动了今年A股IPO市场活跃。三、去年从严审核的环境下,部分公司主动退出,余下的企业质量较好,事实上审核尺度从未放松。

此前两日,新疆汇和银行IPO也有了新进展。1月19日,该行在港交所提交H股上市申请,正式进军资本市场,这距离新疆银保监局批复同意该行港股上市只有3个多月时间。根据新疆银保监局此前批复,新疆汇和银行首次公开发行H股股票数量不超4.71亿股。该行前身是成立于2002年的奎屯市城市信用社,于2011年正式更名为新疆汇和银行,注册资本10.98亿元。招股书显示,该行资本金承压,截至2019年9月,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较上年末下降1个百分点至14.50%。

谈及今年IPO市场的整体发行与融资趋势,李湛认为,整体而言,IPO处于常态化发行的趋势中。参考2019年情况,今年IPO市场将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A股IPO数量与融资额有望继续增加,股票市场直接融资比例不断提高。二是上交所科创板的新股发行数量和融资规模占比增加,小市值股票占比较大。三是电子信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的科技创新和战略新兴企业成为上市主流。

何南野认为,对于当前的IPO市场,一是要进一步将科创板注册制的成果推广到其他板块,尽快实现创业板注册制的改革,让更多的中小创新型企业能够通过资本市场做大做强。二是要建立更为全面的IPO市场惩处、退市和投资者权益保护等体制机制,在加大上市公司数量的同时,要注重投资者权益保护等问题。(证券日报)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企业IPO审核周期缩短,排队IPO企业数量也在减少。《证券日报》记者据证监会网站统计,截至1月2日,剔除已通过发审会和中止审查企业,目前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IPO排队企业家数为363家,较历史高点的近900家大幅减少。

在当前激烈竞争下,中小银行如何提高竞争力?陶金指出,在当前激烈竞争下,以及积极拥抱监管、进一步深耕实体经济的过程中,中小银行需要开发大型银行未开发到的缝隙业务,就必须提高金融科技创新和应用能力,下沉到实际企业业务和场景中。

事实上,近年来银行上市步伐明显加快,并于2019年呈现爆发式增长,年内共有江苏紫金农商行、青岛银行、西安银行、青岛农商行、苏州银行、重庆农商行、浙商银行和邮储银行等8家银行成功登陆A股市场。根据证监会披露的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1月16日,共有16家银行排队冲刺A股IPO,其中13家银行处于“预先披露更新”名单。从银行类别来看,16家银行全部为中小银行,包括厦门银行、齐鲁银行、兰州银行以及回A上市的重庆银行、广州农商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