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至四川攀枝花首开动车从“绿皮车”到“绿巨人”

中新社昆明1月9日电 题:云南昆明至四川攀枝花首开动车:从“绿皮车”到“绿巨人”

成昆铁路扩能改造工程(简称成昆铁路复线)永仁至广通段、攀枝花南至永仁段9日同步开通运营,时速160公里的“复兴号”动车将云南昆明与四川攀枝花间的客运时间由原来的5个半小时缩短至2小时7分钟。

“比老成昆线好太多了。”55岁的旅客李文琼感慨,就在两个月前,她坐绿皮的“小慢车”从家乡元谋甸心到攀枝花还需要半天的时间。今天,乘坐动车从昆明到攀枝花才约2小时,“进了隧道也能通话,着实方便”。

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国务院特殊津贴享有者叶京英表示,睡眠是人体恢复脑力的重要环节。每个人晚上睡觉时都会有4-5段的做梦时期,做梦期间大脑会对白天经历的事情进行分析、综合,这段时间就是脑力恢复的过程。人在做梦时眼睛虽然闭着,但是眼球会不时地转动,因此做梦的时间也被称作快动眼睡眠期。如果一个人在快动眼睡眠期总是醒来,也就是快动眼睡眠期的睡眠被剥夺,那么第二天早晨起来就会感觉疲劳、不清醒。

叶京英表示,睡眠剥夺会降低人的免疫力,生活中比较常见的是连续熬夜四五天往往会得感冒、病毒感染等感染性疾病,而免疫力的下降也可能会引起肿瘤的生长和扩散。此外,大脑中负责调节身体内分泌功能的器官也和睡眠有着直接关联。

叶京英解释说,生物钟可以保证人类规律睡眠,而褪黑素是影响生物钟的首要因素,褪黑素一般会在睡前3个小时开始释放,达到峰值的时候就是快要睡着的时候。一个人褪黑素分泌规律的稳定性越好,睡眠维持得就越好。

当日,记者跟随从昆明站始发的D790次动车,感受这段穿越中国西南山区的“绿巨人”之旅。

叶京英表示,20世纪60年代,研究睡眠疾病的医生会被医学界认为“不正常”,当时医学领域普遍认为不会有睡眠疾病,这是因为睡眠疾病在白天无法被检测出来,只有在患者睡眠时,才能通过设备检测出来,而且睡眠疾病属于慢性疾病,初期进展缓慢,且症状表现隐匿,不易察觉。

睡眠是恢复脑力和维持免疫力的重要环节

此外,睡眠还和情绪问题有关联,叶京英说,如果情绪极其烦躁,遇到一些小事就爱发脾气,可能就是睡眠不足引起的。如果早晨起来咽疼、口干,早晨醒来后觉得疲惫、注意力不集中,或频繁起夜,原有的慢性病加重等也是睡眠有问题的重要信号。

白天户外运动是改善睡眠的重要方法

叶京英曾在门诊接诊过有睡眠问题的患者,结婚之前都是一个人睡觉,他晚上睡觉时会自己醒来、下床跑出去甚至把自己弄伤都不知道,结婚以后才被家属发现。

从昆明站出发,经禄丰南、广通北、元谋西、永仁,到攀枝花南站,这段约275公里的铁路旅程,仅耗时2小时7分钟。一路都是群山,但车辆却运行平稳。虽途经众多隧道,但全程都可以体验到高质量的通话和4g网络服务。

睡眠疾病具有一定的隐匿性

运动是影响睡眠的第二因素,叶京英说,如果一个人在某段时间的睡眠不是很好,增加白天的户外体育活动是首选的自我调节方法。除此以外,叶京英还建议睡前3个小时应吃完晚饭,睡眠的室内温度保持在21-24摄氏度,湿度60%-70%,仰卧不是最理想的睡眠姿势,容易发出鼾声,应尽量保持侧卧。

据悉,目前,新成昆铁路峨眉至米易段、米易至攀枝花段正抓紧推进建设中,待全线贯通后,将大幅提升西南地区的客货运输能力。

大学生如果觉得醒来后头脑很沉不清醒,很有可能和快动眼睡眠被剥夺有关。此外,为什么有的人会觉得梦多,而有的人完全不记得自己做了梦?叶京英解释说,人在快动眼睡眠期被叫醒就会记得自己做过梦,而如果没在这个期间醒来,就会忘记夜晚做的梦。明明很熟悉的东西却叫不上名字、老是忘记东西,甚至老年痴呆等都和睡眠对记忆功能的维持和负责记忆功能的脑区的代谢有关。

一些在睡眠过程中突发心脏病的患者,在被疼醒之后会有一些自救行为,比如去找电话、爬向卧室的门口,很多患者就是在这个自救的过程中去世的。叶京英解释说,这其实是因为在睡眠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痛苦,患者才会醒来,如果痛苦不够巨大,患者没有醒来,那么患者醒来就不会知道自己在睡觉过程中出现过问题。

李文琼口中的老成昆线,是1970年建成的成昆铁路。该铁路是中国西南地区最重要的铁路运输线,因施工条件艰苦、穿越的地质极其复杂和危险等,被誉为“象征20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之一。不过,受当时技术条件限制,成昆铁路已不能满足西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于是,扩能改造工程陆续启动。

褪黑素分泌规律的表现就是白天在谷值、晚上在峰值。如何保证褪黑素白天在谷值?叶京英说,褪黑素最怕太阳光,所以有人某段时间睡眠不好,一定要在白天多到户外活动,而正常室内光对褪黑素的影响是无法和太阳光相比的。

既然白天无法检测出睡眠有问题,那么患者该如何发现自己患有睡眠疾病?叶京英告诉记者,如果觉得自己晚上已经有了充足的睡眠时间,但白天还是觉得十分疲惫,打个盹就能睡着,那就有可能是晚上睡眠出现了问题。叶京英曾经接诊过一位患者,他在高速路上开车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睡意,大喊、掐腿都不能保持清醒,必须停车靠边睡一会儿才管用。

此次昆明至攀枝花段全线贯通,不仅拉近两地时空距离,为沿线经济发展注入活力,也意味着新成昆铁路通道离全线贯通更近一步。开行初期,铁路部门每日安排昆明南至攀枝花南2对动车,昆明至攀枝花南1对动车。

让人欣慰的是,在人们感受动车带来的快速和便捷时,大山里的一些“慢火车”也仍在以“公益”的名义让人们回家的脚步更加从容。如今,往返昆明至攀枝花、途经20个车站的6162/6161次列车,仍每日穿行于中国西南山区的崇山峻岭中。(完)